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F YOU WANT ME

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日志

 
 

关于生日  

2010-02-22 01:47:35|  分类: 关于生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只是倒影,让努力的朋友看到自己的底线。

每一年都刻上一个年轮。

我生在四川一个小城市边上的一个小镇上。整个镇靠着一家国有企业活着

最热闹的“闹市区”不过一条两百米不到的街道。

这里大家都安居乐业,很落后但是很惬意

我在这里生活了18年,用尽一切的力量去收集外面世界的信息

为了找一本喜欢作者的漫画,我步行十几站路搜寻城市里各个角落的书店,因为我只有5块钱

没钱坐车。后来喜欢上画画,暑假的时候每天早上早起,提着一桶我妈给我做好的午饭,就坐

公车去很远的市区学习,精打细算,坐车我会选一块五的没空调的3路,而不会去做两块五的

到画室门口下车的28.因为这样,半个月,我就能买一本井上雄彦的画集。吃面少吃一两,那么一个月

我就能买CLAMP的设定集了。再后来高考集训,我冲着想都不敢想的国美进攻。晚上都是看着末班车的

时间才和朋友一起回家。之后和朋友们去武汉参加会考。几十个人挤在 一间几十人的小屋里一挤就是

一个月,我当时是个两个哥们挤在一块一米宽的门板上睡觉,三个人都是男孩子于是只有侧着睡。然后

每天早上提着馒头进考场。

再之后我离开了小镇,离开对我充满期望的家人,挤上了去杭州的火车。

妈妈,二姨,外公外婆,三家人给我凑了四年的学费。

又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我以前要满城寻找都不见得的得到的东西现在垂手可得,我那些只能是狂想

的构想已经被人在我面前一个一个实现。即使现在想想那感觉,也激动不已

我又有新的梦想要追逐。再之后就是在教室作业到深夜,跑布市,做场景,熬夜,每个月600的生活费

我也必须把开支缩减到最小,一块布,买来做背景 做完背景做衣服,做过衣服的可以再改款式,最后再做背景。

或者拆成效道具,能自己动手做的就绝对不去买现成,整天收着周围邻居不要的废品做道具材料。为了拍照很长

一段时间房间都没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这样的房间才最方便搭场景。没场景的时候睡地上,有场景的时候去朋友家

蹭。其实大学时候很多穿的衣服都是朋友送的和家人买的。我不抽烟也不喝酒。并不是我多好,是没有这个闲钱

一直这样持续着这种生活知道自己的图,第一次出现在了书刊上。随后越来越多……杭州的朋友也越来越多。

大学浑浑噩噩的四年,之前的18年,我在最后两年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么在大学的四年我并没什么目标可言,

就是去完成想要的事情,更务实,更沉默。

大学毕业,面对生活的现实,老妈已经掏干了这辈子做中学老师的课时费。我需要钱,来支撑创作。来支撑我的家人。我直白得对DZ说,“我喜欢娃子们,我也需要钱”

于是我打包了21箱行李,踏上了去深圳的路程。

努力工作,在这个新的行业新的领域,继续自己的创作。把它们都串联起来,任性得给与他们我认为他们应该拥有的东西,碰壁以后,我又开始慢慢学习什么叫做市场。放下浮躁的心,面对偏见就闭上眼,不要看。

红茶整理着我的过去,08年《浮岚》诞生了。老妈打电话说“你也签上个名,送上家里一本”。

给家里汇去钱“该用的就用,这钱是给家里用的!”老妈说“知道知道”

这一年我收到了金龙奖星光大道的邀请。

老爸来深圳陪我,8个月后,老爸病倒了。

医生要我签病危通知书。我签了

之后我白天上班,每天早退去送饭陪陪他。半个月后送他回老家了。

不过我很鼓舞他挺过了。

再之后抽屉发来祝贺的短信。《隐姿梦咄》出版了。

08年11月“爷爷”去世了。我回了杭州一趟。

朋友没有聚首这么齐过。追悼会上轻轻的抽泣声告诉我们中间有个人再也不在了。

 

疲倦了公司了的生活。已经开始找不到创作的反响

金融危机,我辞职了。

昏睡了两个月,国外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了我。

于是从白手开始起家,罗恩在国外 ,很多问题上几乎给不到支持

于是我开始奔波在各地,供应,生产,销售,原料,人员,设计,开发,后期

创业初期越发辛苦,自己也是倾囊而出。

老妈打电话说“你汇给家里的钱,一分没动,妈妈汇给你”。

三个月以后,RD诞生了。

之前整个一年的混沌忽然明朗。新的挑战又开始了

新目标出现莫过于最激动的事情。

一年的时间,初出茅庐参与经营企业,遇到很多问题,想着各种方法解决,每天都基本是用最后的力气

关上公司的电闸。

躺在床上,看着茶姐来的信息“某山,该加油咯”

想起去世的好友。于是又了《蝴蝶先生》

这一年都是为了什么,为了追求,追求什么呢,不知道

就是追求。

像刘那样,像路德维希那样,像今川义元那样,像真一那样,像爷爷那样……

真一,和布殿在深圳的深夜街头漫步,感叹着过去的相识。

拿着酒压低鸭舌帽,胡乱的回挥着手走过人行道。貌似一个道别的动作

小布按下快门

《再见了,阿真》

之后,《溯时》诞生了。

昨晚,我打开信息,不断闪耀的头像,校内塞满的留言信箱,朋友传来的歌曲,告诉我

这些琐碎的年轮又要加上大大的一圈了。

 

回头看着自己画的年轮,图案就想一颗石子掉进湖里击打出的图案。

你们的祝福就是石子。每年来的那么准时 轻轻敲打到我内心最合适的地方。

 

我并不特殊,压根不值得注意,回忆这些东西,只是想告诉你,我们有着一样的经历和执着

我再平凡不过,在人堆里就是一棵草,我只是希望即使是草,你,我,我们。我们互相倒影  互相挨在一起

连成一片草坪。

在草坪上去欣赏人生最美丽的星空。

 

生日很快乐

家人,朋友,我爱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948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